第三十二章身心两茫然

小说:花儿开时正少年作者:倚刀狂客更新时间:2019-01-21 07:01字数:111752

  花儿开时正少年第三十二章身心两茫然

  第三十二章身心两茫然

  随着李荆人生中听到的最后一次铃声止息,传说中的高考就这样结束了。结束的突然而迅速,无声无息。那个曾经为之奋斗,付出心血的崇高高考猛地到来的时候,李荆竟然一脸茫然,不知所措,感觉自己如同坠入了一股青烟袅袅的幻境,不知不觉中,自己的人生就这样被敲定了。三年来的忧伤、快乐、苦恼不过是得到了这样一个结果。不应该是这样的,自己的人生就这样轻而易举的托付给了这样仅仅一次的考试,如同儿戏,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个节点就这样不知不觉的度过了。

  他想站起身,走出去,外面阳光明媚,似乎前程也是这个样子的。

  可是,在这一瞬间,双腿似乎不是自己的了,怎么都站不起来,双脚发软。李荆深吸一口气,强笑一下:“一切都过去了,一切都会好起来。”他用力站起身,茫然地走向了学校的大巴车,车上的人们兴奋地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汽车隆隆地缓慢启动。

  李荆偏过头,靠在车窗的玻璃上,摇摇地望着窗外:“一排排**的龙爪槐虬枝劲结,抓下偌大的阴凉;拥堵的马路上满是熙熙攘攘的行人,或行色匆匆,或一身的悠闲。几个年轻人,骑着摩托车风驰电掣地驶过,长长的头发张牙舞爪的随风摇荡,是工作上的事情吧,还是急着赶回家看一场梦寐以求的球赛?中华轿车里,中年男人焦急的打着电话。是没要上帐来还是打听儿子发挥怎样?两位白发苍苍的老人牵着可爱的小孙子在马路边悠闲地踱步,左边是人工河的潺潺流水,右边是马路上车水马龙。是要去公园散步,还是回家准备晚上丰盛的晚饭?曾经,我也是一个稚气未脱的孩童。也许,许多年后,我也会跟那洋溢着幸福笑容的老爷爷一样,那么,走在我身边的会是谁呢?……梁……不可能吧。”李荆不敢去想,苦涩地笑了一下。“最多的还是穿着蓝白相间的校服的学生们。他们一脸的轻松,骑着自行车张扬地欢声笑语,是的,今天是你们的节日,或许,也应该是我的节日。你们知道么?庸庸碌碌的人们啊,我刚刚度过了决定命运的一刻。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那些幽幽的往事,幽幽的人们都随着时间烟消云散。一场充满着喜怒哀乐的盛大筵席随着这一天的到来一下子灰飞烟灭。此间的少年们像风儿吹散的蒲公英一样,漂泊羁旅,流落江湖,有心相聚,无力常逢。运气差的,这恐怕是今生最后一面了……”

  想到这里,李荆猛地想起了什么,焦躁不安的望着前路。第一辆大巴早就没了影了,该死的司机自以为是的挑选了一条近路,被拥挤的人流堵住了去路,陷在原地已经半个小时了。“我要下车。”李荆对司机道。

  “马上就到了。”司机爱答不理。

  “我要下车!”李荆猛地站了起来,使劲捶着车门吼道。

  “有病!路上不能下车!”司机骂骂咧咧,无动于衷。

  是的,或许真的有病,这年月,又有几个人没病啊?

  僵局因为逐渐散开的人流而打破。汽车慢吞吞的开到校门口,还没停稳,李荆迫不及待地跳下车,拼命拨开拥挤的人群,向着那个方向冲去。匆匆忙忙的考生和家长们背着大包小包在大大小小的车辆间来回穿梭。马达的轰鸣声和人们的吵闹声交织在一起,扰的李荆更加心烦意燥。他没有想到,在这离别的时刻,大家迫切要做的,并不是与同学抱头痛哭,洒泪相别,而是收拾行李,赶快回家,离开这是非之地。

  宿舍楼前几个小贩开着三轮,大肆吆喝着收购学生们的旧书,于是他们瞬间就被扛着一包包旧书的同学们包围了,这些人试图用这种方式与高中彻底决裂。

  李荆举目四望,到处是花花绿绿的人群,一张张或哭或笑,或老或少,或熟悉或陌生的脸,可是就是没有那一张刻在心里的脸。

  “李荆,原来是你啊!搭把手搭把手!”

  李荆一回头,卡勒正倚着一大捆旧书,气喘吁吁,如获救星般向他兴奋地招手。李荆心急如焚,并不理他。不知底细的卡勒笑着一把搭住李荆的肩膀:“老三!不能见死不救吧!快搭把手啊!”李荆不耐烦地甩开卡勒的手:“没空!”卡勒的笑容僵在那里,有些急了,也许是不满于李荆回答他的口气,抑或是李荆回应他的态度,一脸怒气地叫道:“行!算我不认识你!”说完,赌气似的一扭头,步履蹒跚地收拾起自己的东西。

  李荆看着他疲惫的身影,心中不忍,长叹一声:“算我服了你。”捋起袖子,向卡勒走了过去。

  卡勒这厮乱七八糟的东西真多,还都宝贝似的不肯扔掉,连旧书都不卖。等到李荆帮他搬完,累的大汗淋漓的时候,汹涌的人流已经差不多散去,各式各样的运载工具也都带上该带的人和该带的东西,回他们本来各自该去的地方去了。

  李荆发疯般跑到与他们宿舍相邻的学生楼,里面已空空如也,楼道中散落着凌乱的废纸和杂物。一个管理员大妈在低着头默默地打扫,听到李荆的脚步声,喃喃道:“快点收拾,一会就锁门了。”听到李荆没反应,她抬起头来,看到一个男生似乎在寻找什么,叹道:“都走了,回去吧!”李荆在一个宿舍门前停住了,盯着那扇漆成淡黄色的旧门,幽幽地说:“唉,都走了。”老大妈看这家伙神经兮兮,不由得摇摇头,心道:“唉!现在的学生都学傻了!”李荆轻轻推开了那扇门,里面空旷的令人难受。地面干干净净,纤尘不染,六张床铺都空着,裸露着褐色的床板。若不是墙上贴着的明星海报和励志条幅,李荆几乎看不出曾经有人住过的痕迹。他的目光最终停留在了那张贴着柯南画像的床铺前,眼泪在眼眶里打转。那还是去年她生日的时候李荆亲手画的。那时她那灿烂的笑脸曾在李荆脑中那样的清晰,而今这张清晰地笑脸却随风而逝。

  人去楼空,往事一如梦幻。当你伸手挽留,却抓不住急匆匆如风的身影。“梁燕,你在哪儿?你现在在干什么?你知道我在找你吗?难道你就这样悄无声息的走掉,不留痕迹?难道你不明白那首《长歌怨》的用意?难道你没看出来每一行第二个字连成的话?你就这样忘了曾经的一切吗?你可知道,我还想最后见你一面?你可知道,我还有句话想对你说?你可知道,我想得到一个确定的答案?人海茫茫,在曾经熟悉的校园,我再找不到你的影子……”李荆思维混乱,心乱如麻,过去的画面像一张张发黄的老照片,如暗夜中的幻灯片一般在他脑中一一闪过。

  李荆慢慢踱出空荡荡的宿舍楼,望着楼外寂寥的天空,一声叹息,心中回味着柯南漫画像上的娟秀字迹:

  劝君莫惜金缕衣,劝君惜取少年时;

  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李荆扛着自己的行囊,慢慢地跨出了校门,默默地回头忘了一眼那几个熟悉的鎏金大字,忽然意识到自己已经再也不属于这里了。“别了,我曾经奋斗过的高中;别了,我曾经的梦。”

  老黑依旧扛着他那招牌式的**包裹,与初见不同的是,此时却是离别。李荆感觉自己坠入时间轮回的诡异节点,因为他仿佛看到初见老黑时他走进班门癫狂张扬的样子。

  天渐渐黑了,几滴雨点落了下来。紧接着,淅淅沥沥的冷雨便滴到李荆和老黑的头发上、脸上、脖子里、衣服上。他们默默地走着,一句话也不说,一股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苍凉之感袭上心头。

  “我……我送送你!”

  “算了,走你的吧!越送越难受!”说完,老黑声音似乎有些哽咽,扭头向车站走去,并不回顾。

  李荆望着老黑的背影和学校的轮廓逐渐模糊,消失在了茫茫的夜幕。他第一次感觉到曾经熟悉的兄弟,曾经熟悉的建筑竟是那么的陌生,曾经的故事就这样没有结局,如轻烟般消散在曾经的校园,不留踪迹。暗灰的天空与浓黑的大地融为一体,化为一片黑暗。泪水混着雨水,从李荆脸颊上静静地滑下,他不知道该走到哪里,只是默默地走着,走着……作者题外话:至此,全书基本上结束了,感谢喜欢此书的朋友们对我的支持。由于这是我**作的初稿,而且最近忙于考研,很难有时间修改,因此还有许多有待完善的地方,情节脉络也不是特别完整,但也基本上达到了我当初的构想。等忙完这阵,我还会对此书进行仔细地修改,有许多情节当时没来得及写的也会尽量补上,希望大家继续支持。

  我希望在本书中呈现给大家一个真实的、完整的高中生活,让读者能够重温那一段血与火的历史。当你品读此书,能够砰然心动,蓦然间勾起你尘封已久的回忆,是我最大的满足。这本书倾注了无尽的心血,我希望最后能看到一个完美的《花儿开时正少年》。谨以此书,祭奠那青葱的岁月,祭奠心中那幽幽的女孩。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