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一章 圣尊传说 (大 [vip]

小说:玄神作者:新闻工作者更新时间:2019-01-21 07:06字数:3096112

紫儿的话才刚刚说完。

陡然间,从她身上射出一阵耀眼的金黄色神芒,那金黄色神芒最开始时是从紫儿的眉间发出,瞬间遍布全身,随后一盛再盛,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金黄色的能量光球,向着四面八方四散飞射而去,击向了众人身周那些由圣元力形成的枪芒。

此刻,远远望去,就好像一块黑布中间包裹着一个金黄色的发光圆球,纵然从外表上看,那黑布依旧将那个金黄色的光球包围得结结实实,可是从黑布中间却不可避免地透出缕缕金黄色的光华来,那金黄色的球体越来越膨胀,越来越巨大,到最后,将那片黑布撑成了薄薄的一片,破布在即!

龙天只觉得眼前金黄色光芒一闪,随后,便看到了一幕奇景,只见到,由紫儿身上发出道道闪烁不休的金黄色光芒,交织成了一个巨型的、不断膨胀的圆形光球,向外鼓荡开去,无数满含着怨虚圣主圣元力的枪芒刺在那光球的外缘上,却只能无奈滑了开去,响起一片金铁交鸣的声音。

“轰……”伴随着那个金黄色的光球越涨越大,到了最后,那光球强光一闪,终于破茧而出,彻底将怨虚圣主的这记大招击溃。

“卧槽,想不到紫儿这丫头原来这么厉害?可为什么她才出手?难道是要看我的笑话?”龙天边赞叹边郁闷地想道。

“呵呵,天哥,你别这样看着我,我不是想看你的笑话,而是,想看看你的实力到底是不是恢复了。可喜可贺,天哥你的圣元力磅薄伟岸,已经达到以前的水平了,只是目前你所欠缺的是圣元力的法诀运用罢了。”紫儿像是看穿了龙天的心思,嫣然而笑,眼神中有一种欣慰的神色在闪动。

“你说什么?”龙天闻言顿时隐有所悟,是的,自己刚继承第一任圣主的神格,对于圣元力的法诀运用还确实不熟悉,所以才被怨虚圣主压着打了。

“哈哈,紫儿,你终于肯出手了么?真是可惜,你这样强大的力量,却只能用来防守而不能用来进攻,完全就是毫无威胁的废物力量。

这小子继承了第一任圣主的神格,那我可要发达了。当我吞噬掉他的灵魂后,到时候整个七界都是我的了,哈哈。”怨虚圣主纵声狂笑,笑容中充满了贪婪的意味。

不过,如果他要是知道了龙天现在所能运用的圣元力仅仅是体内圣元力的冰山一角的话,恐怕就会气得吐血了。因为龙天现在确实还不能完全发挥继承的那股神格之力。

“呵呵,怨虚圣主,你这么多年由七界的怨气修成形体已经不易,又何苦执着于力量的追求而这般偏拗呢?试想想,追求到那种极致的力量,你又能怎样呢?”紫儿摇头而叹,还是在尽着最后的努力在劝解着怨虚圣主。

“废话,你可知道,我毕生努力的渴望的就是对力量的追求,而且这种追求是无止境的,没有最高境界,只有更高境界。像你这样的人,永远都不会懂得拥有了最强大的攻击力量,然后将它释放出去看着敌人的毁灭时,是怎样的一种快感。

况且,我本身就是七界怨气的凝聚体,追求极致的毁灭力量是我存在的唯一原则,现在,紫儿,你受死吧!”怨虚圣主随手一挥,一柄巨大的圣元力形成的圣枪出现在手中,挽出一个黑色的光环,长声狞笑。

“无药可救,真是无药可救,看来你是死不悔改了。”紫儿叹息着说道。

“紫儿,用不着你来教训我。受死吧!”怨虚圣主说到这里,狞笑一声,终于撕破了脸皮,再次发动了进攻。

“圣枪,破尽虚煞!”怨虚圣主一声长喝,双手向着空中虚虚以抱,双手围成的圆环轴心处便是那根圣元力形成的黑色圣枪。

黑色圣枪在怨虚圣主的控制下,滴溜溜转个不停,枪身上不停地腾起了一层又一层的乌光,每一层乌光涌起,那圣枪身上的漆黑之色便又再加深了一层。

随着一八零八层乌光闪过,那圣枪变得纯黑无比,黑如暗夜之目,更像是一柄来自地狱里的凶器,那是堪称极致的黑暗毁灭力量的精华所在。

纵然离得很远,那枪身上散发出来的可怕的噬血杀气仍然像是冬天里的寒风,即使隔了近千丈远,那森寒的杀气也禁不住令龙天等人打了一个哆嗦。

“天哥,你抓紧时间研究圣元力运行法诀,由我先来挡一阵。”紫儿悄然传音告诉龙天。

“好。”龙天闻言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他知道,现在可不是客套的时候,如果自己不能把传承于第一任圣主的法诀全都研究透彻的话,估计今天自己这些人全都得死在此地。

龙天回答完毕,便迅速开始把大部分神念都沉入意识海,研究着第一任圣主留下的法诀精髓,找出对付怨虚圣主的办法。

“杀!”伴随着怨虚圣主狂野的一声怒喝,闪烁着乌光的黑色圣枪由远至极,只一瞬间便划破了时空的阻碍,飞射了过来,仿佛,时空的距离对它来说根本无所谓,没有所谓的距离的远近,时间的长短之分,只要他想,圣枪便会在下一刻出现在它应该出现的位置。

“紫儿,就算你的防御力再厉害,也无法抵挡住本座破尽虚煞的致命一击,受死吧,哈哈!”怨虚圣主纵声长笑。

眼看那柄圣枪已经临近了紫儿的心脏,此刻的紫儿就算速度再快也来不及抵挡了,而旁边的龙天此时正在苦苦思索着打败怨虚圣主的办法,帮不上什么忙,至于阿山等人,修为和怨虚圣主相隔千万里,更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就在远处的怨虚圣主纵声狂笑之际,那柄带着乌光的黑色圣枪即将扎穿紫儿的心脏时,忽然间,紫儿身前的空间奇异地扭动了一下,随后,一幕光波荡漾开来,以圣枪为中心,形成了一面圆弧形的光盾。

光盾甫一出现,便瞬间延伸展开直径三丈左右的屏壁,细细看去,还真是像一面晶莹剔透的镜子竖立在身前,光芒闪烁不停。

而那柄越超了时空界限的圣枪扭曲着枪身,乌光闪烁的枪尖深深地陷进了那光盾柔和的光芒之中,仿佛为光盾所阻,再也刺不进去半分半毫。

“极限领域力量?”怨虚圣主不能置信地在远处吼道,一时间竟然呆了一呆。

极限领域力量乃是圣域传说中最强大的防御力量,以柔克刚,以弱胜强,以静制动。这种力量一旦施出,可以最大限度地搅乱外来攻击能量所感知的时空法则,让原本清晰的进攻变得混乱而茫然,失去原有的进攻方向。

试想想,当敌人的进攻失去了方向的时候,再犀利的进攻又能有什么用处?只不过是一种毫无效果的花架子罢了。

只是施用出这种领域力量,那该需要多么强大的圣元力做为基础才能办到啊?阿山等人在旁边见状全都大声欢呼起来。

龙天虽然大部分神念沉入体内,但也能感应到外界发生的事情,当紫儿使出极限领域力量进行防御的时候,龙天也森然动容,看来紫儿的实力也和自己相差无几了。

“你们一起上,把他们全都杀光。”怨虚圣主见状怒了,大喝一声,身后那上千名手下恶圣们全都气势汹汹的向着龙天等人扑来,一股邪恶到极致的怨气迅速笼罩向众人,每个人都忍不住激灵灵的打了个冷战。

“想采取人海战术吗?你这个卑鄙无耻的家伙,圣女大人,这些小喽啰交给我们了。”阿山见状怒喝一声,对着身后的五百多名圣阶强者们挥了挥手,带着大家冲了上去,和怨虚圣主的这上千名手下打成一团。

不久,整个战场都是一片黑暗与金色的神光纠缠交错在一起,阿山等人和上千恶圣们激战的能量余波,使得下方的无数高山全都瞬间夷为平地,成了一片废墟。

只有怨虚圣主和龙天、紫儿三人身旁数千丈内像是一个真空地带,能量余波一点也接近不了,怨虚圣主和紫儿都没有动,全都虎视眈眈的盯着对方,因为他们都知道,决定大战最后胜利的还是怨虚圣主、紫儿、龙天三人。

“呵呵,怨虚圣主,我承认你的实力已经无限接近三阶圣尊的颠峰,只是,我和你也相差不大,我修炼的乃是最纯粹的防御圣诀,极限领域力量以柔克刚,就能抵挡住你的攻击,你认为呢?”紫儿一边催动着那面极限领域力量组成的光盾,微笑着向远处的怨虚圣主说道。脸色依旧是淡然若水。

“你的实力不如我,我就不信破不了你的极限领域力量,现在我倒要看看,本座最强大最犀利的进攻到底能不能破得了你这最坚固的防守之力。”怨虚圣主咬牙切齿地说道。

“你可以试试看,我绝对奉陪到底。”紫儿微微一笑,不动声色地回答道。

“好。”怨虚圣主冷哼着吐出一个好字,然后嘴巴微微挪动,念动着冗长的艰涩难懂的咒语,十根手指不住地在空中交错挥舞不休,划出了一道道奇异的黑色光芒符文,那些符文一连串地向着圣枪涌了过去,在无形的空间中传达着怨虚圣主的无数个命令。

于是,接下来,众人耳中只听得“呼呼”不停的声响响起,那柄圣枪一次次地空中消失,再一次出现时,却极尽最诡异的角度,妄图规避开紫儿的极限领域力量,趁虚而入,施以攻击。

只是,纵然怨虚圣主的圣枪神出鬼没,每一次出现的方位都是极其的古怪和诡异,可是,无论它出现在哪里,那个极限领域力量所组成的光盾永远都会及时地出现在圣枪面前,散发着一道道柔光,牢牢地挡住了圣枪的每一次进攻,让圣枪的每一次进攻最后都无功而返。

怨虚圣主在远处暴躁地狂吼不已,加速了圣枪的进攻速度,圣枪打破了一切时空的约束法则,不停地消失,然后出现,再消失,又一次出现,但紫儿的极限领域力量也是一次次地闪动不休,总是在最关键的时刻将怨虚圣主的进攻化解于无形之中,这也让怨虚圣主空自在那里暴跳如雷,却是无可奈何。

“麻痹的,我就不信奈何不了你。你以为只有你有极限领域力量吗?我怨虚圣主也有。看我的,圣吼屠尊!”

打不破紫儿的极限领域力量,就意味着他根本就拿紫儿与龙天毫无办法,怨虚圣主心中的郁闷可想而知了,他也真是急了,一怒之下,开始同样使出了极限领域力量。不过他的极限领域力量重在进攻,和紫儿的重在防御完全不同。

随着怨虚圣主一声狂喝,一个淡淡的影子从他脑门上射出,化为一道淡淡的黑色光芒附着于圣枪之上,瞬间,整柄圣枪便已经凭空消失在虚空之中,完全不得见了,像是一瞬间转移到了异时空。

等它再次出现时,圣枪已经彻底变了一副模样,变成一张可吞噬天地的巨大黑色大嘴,里面一排排黑色雾气形成的牙齿若隐若现,十分恐怖。

紫儿神色一变,暗道了一声“要糟”,可是,再想躲避,却已经是来不及了。她现在唯一能做的事情,便是伸出一双芊芊玉手,以最快的速度激运起全身的圣元力将自身的极限领域力量全面激开。

刹那间,一团柔和的光芒将龙天与紫儿笼罩在其中,可是,与前方那张巨大的嘴巴相比,那团光球就像是暗夜长空下的一点点荧火之光,谁知道它倒底能坚持多久呢?

“嗷……”那张巨大的黑色嘴巴一张,便已经发出一声惊天地动的吼声。

这一声巨吼完全是从怨虚圣主灵魂深处发出的,这怒吼中充斥着暴戾噬血的气息,夹杂着一切的负面情绪,让人一听之下,心中立刻会涌起绝望和悲观、无奈的情绪,甚至,还会令人想到是死亡。

这吼声是如此巨大,吼声刚一响起,紫儿和龙天两人便被笼罩在了一片无边无际的黑暗海洋之中,怒涛滚滚,黑浪滔天,铺天盖地的向着龙天和紫儿冲来。

不但如此,紫儿现在只感觉到心中一片冰凉,情绪瞬间低落到最低谷,眼前的怨虚圣主仿佛已经成为了不可战胜的代名词,面对怨虚圣主,只能让人感受到恐惧,还有死亡的气息扑面而来,是那样的浓烈。

只是,紫儿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产生这种奇怪而又恐怖的想法。

圣吼屠尊就是怨虚圣主的绝招,是从怨虚圣主的灵魂深处发出的极限领域攻击力量,在这种力量覆盖的领域之内,它可以让敌人的一切感官全部失效,剥夺敌人的七感,并且,还能将敌人深藏在心底的所有负面情愫彻底激发出来,让身处于领域力量之内的敌人感到悲观绝望,甚至产生厌世的情绪,从而达到不战而胜的目的。

怨虚圣主的这种极限领域力量实实在在地说,那绝对是整个圣神界最强大的攻击领域力量了,就算是紫儿的极限领域防御力量,在这种强大的极限领域攻击力量的威压下也是相形见绌了。

“紫儿,快潜运圣元力,凝神静气,排除杂念,想破这种领域力量,就必须坚守本心。”龙天的声音突然在紫儿心底深处缓缓响起,令紫儿陡然一惊,瞬间便回过神来,开始按照龙天的话去做。

紫儿凝神静气,圣元力在体内飞速的运行一个周天,顿时感觉神清气朗起来,再没有当初的那种绝望的感觉了。

“现在感觉怎么样了?”龙天关切的声音在紫儿的心中继续响起。

“恩,好多了,天哥,多谢你的提醒。对了,你想出对付怨虚圣主的办法了没有?”紫儿叹了口气,苦笑着反问道。

“恩,我已经想到了一些绝招,但是还不能确定到底行不行,我试试把。”龙天闻言笑着点了点头,继续道:“紫儿,你先到一旁去休息片刻,这里交给我了。”龙天已经看出紫儿的圣元力消耗甚巨,如果继续撑下去,有可能会落个灰飞烟灭的下场,龙天虽然还没有把握干掉怨虚圣主,但他现在也只能硬着头皮一试了。

“天哥,你千万小心。”紫儿闻言点了点头,唰的消失在原地,远远的悬浮在数万丈外的虚空中,一边运功恢复能量,一边注视着这边的战场。

“小子,只要你乖乖的献出你的灵魂之力,我可以让你死个痛快,留你个全尸。”怨虚圣主缓缓开口了,不过,话里行间,却透着一股子无法言说的凶狠和自傲在其中。

“麻痹的,有本事你自己来拿,只要你能拿去,我的灵魂之力就是你的了。”龙天嚯的抬起头,望着怨虚圣主冷笑道。

“真是不知好歹的小子,看来,不让你见识一下,你就不知道我怨虚圣主的厉害。敬酒不吃吃罚酒,小子,我现在就杀了你!”怨虚圣主闻言勃然大怒,向着龙天凌空飞扑了过去。

怨虚圣主进攻之时,乌光一闪,一只巨大的黑色手掌向着龙天当头抓了过来。

“滚你娘的!”龙天手中神器星尘飞天蹿起,化做一柄燃烧着熊熊混沌圣火的大刀模样,横向斩在了怨虚圣主的手掌之上。

龙天经过这一阵的歇息,已经恢复了所有的圣元力,而且也把传承过来的法诀研究了好几遍,发现了许多威力绝伦的绝招,这一下愤怒的全力出手,怨虚圣主一时不察,吃了小亏,被龙天的星尘横斩在手掌之上。

只听得“轰”的一声大响,怨虚圣主一声怪叫,已经收回了手掌,低头一看,手腕处竟然被斩出一道裂缝儿,黑色的血液不断地汩汩涌出。

“可恶的小子,我要杀了你!”怨虚圣主见自己竟然被龙天所伤,顿时动了真怒,暴叫了一声,身形骤然间在原地消失不见,再出现时,已经凌空悬浮在龙天面前,一把抓住了龙天的脖子,将他悬空高高地提起,咬牙切齿地望着他,露出了满口森然的白牙。

“小子,你敢伤我,我要把你生吞活剥,用你的灵魂之力作为我进阶的滋补品。”怨虚圣主狞笑着将龙天提到面前,厉声喝道。

“是吗?这要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了。”龙天的俊脸涨得通红,两条腿在空中乱蹬着,可是,就在这种情况下,他的脸上依旧露出了诡异至极的笑容,用一种古怪的腔调说道,看得怨虚圣主有些莫名其妙的胆寒。

“可我的本事?哈哈,现在本座倒要让你看看能还是不能。”怨虚圣主狂笑着手上加了一把劲,正要将龙天捏得粉碎,把他的灵魂给打出来,好好看看龙天临死前的丑态,可在这时,肚子上突然一痛,清楚感觉到了有什么东西正贴着自己的肚皮,而且还散出发无比恐怖的气息。

“啊?”怨虚圣主大吃一惊,禁不住低头向下望去。只见龙天的双手诡异的在胸前不停的比划着,圣元力形成了一根奇形怪状的棍子,狠狠地顶在他的肚子上,虽然不清楚龙天到底在搞什么鬼,但那危险的气息却让他连头发根都竖了起来,直觉化做森然寒意,从脚根一直延伸到了心底深处。

“你这是什么绝招?”怨虚圣主下意识地问道。

“你试试不就知道了?”龙天满脸邪笑地望着怨虚圣主,潜运圣元力,终于发出了终极攻击领域力量“圣图腾”,这是实力真正的达到三阶圣尊巅峰,才能领悟的圣主的独门终极绝学。

“轰”一道金色的光流以无法言说的速度激飙而出,瞬间便打穿了怨虚圣主的身体。

那圣图腾形成的光流,像是一根金色的棍子,直接打透了怨虚圣主强悍无比的身体,钻进了下方数千丈外的海水之中。猝然,那海水猛然间竟激荡了滔天的巨浪,可怖的浪头直跃起万丈高,吞噬了整个天地。

“啊……”怨虚圣主惨叫了一声,松开了双手,放开了龙天,随即整个身体化为一团浓郁的黑色雾气,逐渐的消失无踪。

“麻痹的,好险,幸亏我有最后的压箱底绝招,否则今天真要被怨虚圣主给掐死了。”龙天擦了一把额上的冷汗,心中暗暗的庆幸不已。

“天哥,想不到你竟然在关键时刻领悟了终极攻击领域力量圣图腾,你真棒!”紫儿见怨虚圣主被龙天击杀,顿时闪电般飞到他身旁,抓住他的手欣喜的笑着道。

“侥幸,侥幸……”说完,龙天再也忍不住软绵绵的晕死过去,倒在紫儿的怀里,刚才那一记终极攻击领域力量圣图腾,已经把他体内所有圣元力都消耗完毕了。

————分割线————三百年后,圣神界的圣殿之中。

东方雪、李蓉、萧冰、欧阳馨月、欧佛洛绪涅、欧阳菲菲、古含笑、拓拔美静、紫儿、南宫月柔、贺艺雁、尉迟钰十二位大美女围桌而坐,十二人刚好凑成了三桌麻将,正玩得不亦乐乎。

“老婆们,我来了,谁让个位置我,我也想玩几把。”龙天笑着走进大殿,对十二位美人道。

“不行,我刚输了十万神晶,我要赢回来。”东方雪白了龙天一眼道。

“是啊,我们才开始玩呢。”古含笑和拓拔美静那一桌的四人也笑着拒绝了。

只有紫儿、南宫月柔、贺艺雁、尉迟钰几女自顾自的在玩得热火朝天,根本没人搭理龙天。

“卧槽,你们都不让位置我,那我玩什么?”龙天闻言苦笑着摇了摇头。

“一边玩蛋去。”欧阳菲菲语出惊人,直雷得龙天满头黑发根根倒竖而起。

“哎,算了,你们不给我让位置,我自个儿去下界体察民情了,你们慢慢玩吧,各位老婆大人,再见。”龙天说完,唰的离开了圣殿,随手招来一片飘荡的白云,潇洒的向着下界奔去。

自从解决了怨虚圣主,龙天变成了真正的圣神界主宰,被七界之人称之为“圣尊大人”。下面的各界也全都归他统辖,龙天时不时的会和十二位貌美如花的老婆下去体察民情,下面的各界处处都留下了有关圣尊大人的传说。

“不行,不能让他一个人出去,要是他又给我们多找来几个姐妹怎么办?”紫儿突然把面前的麻将一推,大声的说道。

“是啊,紫儿姐姐说得对,龙大哥生性风流,如果他一个人出去,那岂不是狼入羊群?到时候不知道又会有多少无辜的少女受害了,我们得立刻赶去盯着他,不给他有犯错的机会。”李蓉也笑着道,虽然她已经身为人母,但是身材还是保养得非常好,脸蛋水灵水灵的,就像是个熟透了的苹果,只要是男人,见了都会忍不住想要上前去抱着吻几下。

“那还等什么?我们快去追那冤家啊。”拓拔美静大叫一声,率先向着殿外跑去。

“静儿妹妹,等等我们啊。”众女齐声大叫,追出了殿外。

十二位美女唰的消失在原地,下一刻已经集体站在了龙天站立的白云上。

“哈哈,我就知道你们会追来的。”龙天见状哈哈大笑起来,忍不住在十二位如花似玉的老婆身上吃起了豆腐,上下其手的抚摸着,这个摸摸,那个捏捏,玩得不亦乐乎。

不久,在那朵巨大的白云上,响起了一声声低沉的呻吟和娇喘,龙天竟然和十二位如花似玉的老婆在白云上玩起了少儿不宜的游戏……

(全书完)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