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5章 幽月之禁

小说:寒影幻梦作者:夜月寒影更新时间:2019-01-21 07:00字数:192701

在幻界之中有过种种生死经历后,月影枫变得杀伐果决,奉行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先下手为强的生活信条。

在幻杀阵中最后存活下来的黑衣虽然修为界境比月影枫强上许多,但消耗过大,现在完全被月影枫压制,而月影枫更不会留下祸害,抬手直接捏碎了他的脖子。

幻界钥匙的事情果然被各方大佬知晓,恐怕江湖腥风血雨将起,若是不能及时与韩岚崖回归现世,恐怕时刻都会有生命危险。

月影枫挥手洒下一片地狱冥炎,将现在毁尸灭迹,然后美美地睡上一觉,对方来过一次,短时间怕不敢再来了,幸好有紫幽月的通知,才及时布下了幻杀阵,至于阵眼所花费的数十个水晶币就不算什么了,否则,有钱也没命花,若前来袭杀的领头人是巅峰状态,恐怕自己都要捉襟见肘了。

倩舞倾城舞团在凌雪城摆台三天,今天是最后一天了,这天晚上,月影枫如同往常一样坐到前面八号座位上,千筱君也姗姗而来,穿着淡黄色的轻纱长裙,精致的俏脸经过微微的装扮,显得更为典雅高贵,如同迷人的郁金香。

令月影枫惊讶的是,今晚的演出并没有见到紫幽月这朵倩舞倾城的头牌,这是最后一场演出,而紫幽月不出现,实在诡异。

月影枫心中生不安之意,神念瞬间覆盖周围的景物,其中触碰到不少幻术强劲之人,惹来诸敌意,自己却没时间,寻到了戏台后面倩舞倾城的领班队长,月影枫立即向千筱君告罪了一声,独自寻了过去。

那个领班之人叫李明俞,四十来岁,是紫幽月那一支倾城舞队的带领之人,月影枫曾经见过他一次。

李明俞正与七八个衣着美艳红裙的女孩在训练着什么,看到月影枫过来,不由得眉头微皱,这里是舞团的后勤部,外人是不适合进来的,只是月影枫身上散发着一股天然的飘逸气质,一看就知道不是普通之人,恐怕有些自己惹不起的背景,虽然不好发作,也没给月影枫好脸色:“你是何人,这是我们舞团后勤部,你不能进来。”

“我是来找你的,”月影枫开门见山道,语气带着淡淡的威严,“紫幽月在什么地方?”

李明俞听闻月影枫是来寻紫幽月,脸上闪过一丝异样的神色,随即镇静地道:“紫幽月是我们舞团之人,你无权过问,若是紫幽月的追求者,就到前台去看她的演出。”

月影枫捕捉到他那一丝惊异的神色,立即知晓紫幽月出了状况,双眸微眯,一股恐怖的威压朝李明俞扑了过去,喝道:“紫幽月在什么地方?”

李明俞显然没想到对方会在这个地方动手,毫无防备之下被月影枫的威压冲击得脸色发白,心中对月影枫的实力更是惊惧,他只是一个小小的世俗之人,擅长歌舞编剧,虽然会小小幻术,却仅仅达到聚灵中期而已,如今被闪灵境界的月影枫威压一冲,自然非常难受,充满恐惧。

“我不知道,真的,上头给我传来命令,说紫幽月今晚不进行演出,让我编排别的女孩出演,别的真的不知道。”李明俞惊恐地道。

月影枫直直地注视着他,令他感觉浑身发冷,仿佛自己此时犹如完全**的小羔羊一样,自己所有的一切都被对方看透。

月影枫知道对方没说谎,因此询问紫幽月落脚之处,立即赶了过去。

倩舞倾城舞团是凌雪城特别邀请而来的团队,自然不会让他们住在凌欢楼这种地方,而是将他们都安排在了城西一隅的问雪山庄之内。

月影枫没有光明正大的过去问雪山庄,紫幽月出事的话,恐怕问雪山庄已被对方布下天罗地网,直接过去只是自投罗网罢了。

幸好月影枫的华夏古武没有落下,游龙幻步无声无息,速度惊人,很快出现在了紫幽月起居的一品梅别院屋顶之上。

这些全是圆顶建筑,上面并不好站稳脚根,侧面的天窗亮着白光。

不知道是否年久欠修,石灰砌筑的屋顶出现一些裂缝,延伸出来的檐牙也显非常松散,月影枫一不小心之下,竟是踩断了一个檐角,“噼啪”一声轻响,在黑夜里却显得犹如惊雷一般。

月影枫自知不妙,急忙闪身往围墙外躲去。

一品梅别院中立即传来几名沙哑老成的议论声:“有人来过,立即派人去查清楚。”

紫幽月的居室一直是她自己一人,这是倩舞倾城定下来的规矩,为的是保护这朵头牌花魁,如今别院中却有着起七个人,而且实力不低,可以紫幽月确实出了问题,恐怕还与自己脱不了干系。

月影枫还想附身在围墙之上,以观察院内的情况,立时一股强悍的精神念力扫了过来,急忙屏息凝神,将自己的气息与大自然融来一体。

精神念力扫了三四遍才停止,然后是一阵脚步声响起,似乎是离开了一品梅别院。

月影枫一个纵跃,立即出现在别院内,里面空荡荡的,没有半个人影,也没有半点声响,周围静谧得有些诡异,心中顿生警惕之意。

月影枫没敢从大门进入,移步到窗户边观察着里的情况。

大厅内,卧室内也是空无一人,仿佛整个世界都的生物都消失了一般,只有空气中飘着一股淡淡的紫罗兰的清香,那是紫幽月的体香,非常迷人。

由此可见,紫幽月离开别院可能有十个时辰了,也就是说,她昨晚并没有回来一品梅别院就寝。

月影枫不由得焦虑起来,若是对方因自己而出事,她还对自己有着淡淡的情意,自己岂不是辜负了人家一心意?那自己将内疚一辈子。

“踏踏踏!”别院外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月影枫稍微一判断立即知晓,来人只是两个年轻之人,其步履轻浮,修为也不高。

“狗屎兄,小月月真地被关在这里?那小妞儿水嫩之极,还未开苞,真是心动。”一男子淫笑道。

“尼玛,我叫荀石,别满嘴喷屎,臭气熏天。”另一男子语气充满怒意。

“我还不叫尼玛,你非要叫老子尼玛,你都不改口,老子为什么改口。”那男子不屑地哼了一声。

“擦,我改口,我先改口,一会儿我先尝美味,嘿嘿。”荀石奸计得呈地笑道。

两人斗着口角,一边推开大门走了进去。

月影枫将自己的气息融入自然中,如影随形地跟了上去。

荀石和倪弭直接进到紫幽月的卧室,在梳妆台后的墙壁上敲了三下,整个梳妆台立即自动地移向了一边,雪白的墙壁露出了一个米见方的开口,一条倾斜的石梯向下延伸着。

月影枫此时才恍然大悟,紫幽月并不是没有回来就寝,而是回来之后,大半夜被人制住了,并关进了地下室,如果没有这两个色中饿鬼过来觅食,自己如何也想不到紫幽月就关在一口梅的地下室内。

精神念力扫入面前两人身上,立即知晓两人修为低微,仅在闪灵后期,哪里还会忌讳,直接踏着游龙步掠了上去。

两人下到石梯尽头,立即察觉身后有所动静,不禁全身冷汗直冒,他们知道紫幽月被关在此处完全是家中长辈口中误听而来,认为紫幽月反正是一个祭品,自己先品尝一遍,因此偷偷地摸到了此处。

荀石率先发现了身后之人被不是自家长辈,心中松了一口气,可是随即瞪大了铜铃般的眼珠,腹部的剧痛令他一时全身无力,软软地倒了下去,抽搐着无法说出半个字。

月影枫被没有留手,从他们的言语行为来看,不知祸害多少清白少女,死有余辜,一拳令荀石失去行动力后,反身一脚扫向了一边的倪弭。

倪弭的反应能力还算不错,返身伸手横挡,只是实力差距摆在那里,月影枫充满威势的一脚直接将他双臂轰碎,巨力还将其轰飞十数米,撞在尽头的墙壁上,口鼻溢血晕死了过去。

荀石看得肝胆俱裂,只恨自己为什么还如此清醒,来犯之敌显然是一名穷凶极恶之途,又实力高深莫测,眼中满是绝望之意。

空间微微晃动,流云瞬间出现在月影枫手中,阴暗的地道中划起一道明亮的白光,荀石无声无息地躺了下去,没有心跳声,只有轻微的鲜血“汩汩”而流的声音。

地下室布局很简单,石梯之下就是一条二十余米的地道,尽头有一个锁着铁门的小房间,通过铁门中半尺来宽通风口,月影枫清楚地看到了房间内的情况。

紫幽月赫然就在房内,此时正躺在一张舌简陋坚硬的石床上,身上盖着一条破烂的灰白毛毯。

月影枫只能看到她的背影,可是月影枫却深深地肯定,里面的就是紫幽月,那落魄柔弱的少女,心中一酸,眼角竟是溢出咸咸的泪水。

“锵”的一声巨响,整个地道响起令人毛骨悚然的回音,然而巨大的门锁并没有任何残缺的模样,只有淡淡的划痕。

突然的声响把紫幽月惊醒过来,眼开憔悴不堪的美眸往铁门望去,没想到小小的窗口外竟然是自己朝思暮想的月影哥哥,心中极度的落差令她双眸泪水狂涌而出,无力发出嘤咛的抽泣声。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