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番外

小说:末世之当女配成为BUG作者:陌上初云更新时间:2019-01-21 07:01字数:219777

在很久很久以后,B市基地已经算的上是在全世界都能排的上号的基地了,所有的秩序都在灾后重建,对于当年的那场决战官方也做出了完美的解释。

在菱老爷子的要求下,除了一些细节的小小变动之外,所有的解释几乎都还原了事实,于是不出所料的,菱曳和梵天这两个名字从下至三岁小孩上至八十岁老人无人不知,然而参与了那场战斗的异能者和军人们在见识了梵天那一招手便挥退百万丧尸大军的能力后更是将其传的神乎其乎。

基地高层在事后也曾因为对梵天身份能力所带来的威胁展开了激烈的争论,最终在老爷子幽幽一句`你们想对我的女婿做什么‘而彻底歇菜,这事也就不了了之了,毕竟当初他们可是亲眼见证了梵天对菱曳生死相依的感情,只要菱曳还在,他就觉不可能对基地甚至是人类构成威胁。

在这里值得一提的是,在B市基地受袭的同时其他的几个基地也并没有独善其身,当然这并不是梵天所策划的,而是那危险的未知能量体,它召唤丧尸,并且将自己弄成了几个□,袭击各大基地。

不知是幸运还是怎么的,那个攻击B市基地的正是那能量体的本体,在本体被消灭后,其他的□自然也就消失了。

这下其他基地的幸存者们在好奇的同时也被这突如其来的胜利而激动着,在得知了真相后,这才惊叹于B市基地的高手如云。

在这场大战中,人类的数量再次迅速锐减了三分之一,损失的异能高手不计其数,大多数的基地在能量体的进攻中都迎来灭亡,一些被毁掉基地的幸存者们在事后都结伴加入了Z国仅剩的三大基地当中,人类幸存者基地再次迎来了新的一**洗牌。

而B市基地更是成为了期中的翘楚,在公布了官方解释后,B市基地,不,应该说是作为一个人类与丧尸的平衡者的菱曳,地位也重新提升到了另一种高度,那是常人永远无法企及,也不可企及的高度。

就这样,菱曳的一生开始被人传颂,甚至神化,成为年青一代人眼中屹立不倒的传说。

。。。。。。。。。。。。。。。。。。。。。。。。。。。。。。。。。。。。。。。。。。

在一个下雪的夜晚,我出生了。

我叫梵寂,我出生在一个幸福的家庭里,我有个哥哥,具外公说,他曾经叫做程宝儿,后来正式更名为梵城。

我很喜欢哥哥,因为他一直很宠我,不管在外面他被人传言的有多可怕,在家里也永远都是被我捉弄的那一个。

我的父母非常的相爱,经管我的老爸永远都是一张面瘫脸,老妈永远是一脸淡然的笑容,并且二人的神情有时出其的相似,比如说,杀人的时候。

当然我并没有亲眼见过,但这确实小洁姨姨告诉我的。

直到三岁,我的生活还一直维持着平静,每天过着着捉弄所有出现在我视线里的一切生物的愉快的生活。

终于在有一天,雷恩叔叔第N次挂着一张哭丧的脸不要命的冲进父亲的书房后,我被禁足了。

虽然在事后,雷恩叔叔被罚到离城堡很远并且灰常之大的一片地方没有加排任何助手的寻找沉睡的族人,并且勒令三年之内不许回来。

管家说是因为雷恩叔叔看到了什么不该看的事情,当时被禁足的我拍着小手开心的咯咯笑了起来,但是很快,我就笑不出来了。

一脸铁青的父亲提起我便丢到了莉莉丝姨姨的手中。

忘了说了,莉莉丝姨姨是父亲最早唤醒的一批族人之一,也是看着我长大的,我一直也很喜欢她,和喜欢哥哥一样喜欢,因为莉莉丝姨姨会教我怎样在不知不觉中将别人整的很惨,我一点也不觉得她很坏,虽然哥哥总是皱着眉叫我少接近莉莉丝姨姨。

从那天起,我的身上开始戴上了笨重的护腕,脖子上,脚上,甚至连腰上也是,我挣扎着要将这些东西摘下来,笨重的感觉让我浑身不舒服,我开始闹脾气,死活不肯带,就算是父亲的冰山脸也撼动不了我。

这时,母亲出现了。

母亲颇为温柔的抱了抱我,嘴角勾起弧度,捧起我的脸,定定的看着我道了一句,听话。

我不动了,准确的说,是我不敢动了,因为母亲眼中所闪动的光芒。

我不知道那是一种怎样的情绪,但是身上的寒意却让我实实在在的明白,母亲生气了。

事情最终不了了之,但我却从此开始了长达十五年的训练与学习,而我的老师,在经过哥哥父亲外公激烈的讨论后,最终由母亲一拍桌子,决定了。

鉴于母亲在家里长久不变的霸权地位,她永远说一不二,母亲的决定便是集百家之长,也就是说,城堡里面能逮到的一切高智商生物,都成了我的老师。

于是,十五年后。

“梵—寂—!”一声怒吼响彻黎明天际。

伴随着这声音,一道黑影窜出了城堡主人的卧房,紧接着,另一道几乎肉眼难见的身影也紧跟了出来。

来城堡度假的菱习惯性的将棉被一捂,呻吟一声,再次睡了过去。

菱曳从雪白的大床上做起来,慵懒的伸了个懒腰,漏出雪白的肌肤以及上面密密麻麻青紫的痕迹,妩媚尽显。

扶着有些酸痛的腰部,她勾起满意的笑容,真是乖儿子,不然的话今天又要在床上待一整天T_T。

随手将垂落在胸前的几缕白发拨到后面,起身穿衣洗漱。

等她渡步走到大厅时,就见梵寂被梵天拽着领子提到了眼前,两双出其相似的血眸狠狠瞪视着对方,互不相让。

见菱曳出现,梵天率先收回目光,脸色阴沉道:“下午,给我准时滚到你外公家。”

梵寂也一改先前的硬气,而是一脸乖巧的应道:“好的,父亲,我下午一定准时去外公家。”配上那青涩稚嫩却难掩绝美的妖孽正太脸,简直是老少通杀,恐怕除了一些看着他长大的人,光看外表一定没有人能看透梵寂小恶魔的本质。

“记住,是今天下午。”梵天冷眼一瞪,语气加重,也不想想他老爹八百年前就玩烂了这种文字游戏,怎么会落入这样低级的陷阱。

当然,梵寂从来没想过用这种把戏就能算计到自家老爹,他无所谓的笑笑,然后一转身,无视梵天再次铁青的脸,扑到菱曳的怀中,蹭蹭她丰满的胸脯,满足的撒娇道:“母亲和我一起去好不好?寂儿会想你的~”

“你休想!”“好啊。”男女交叠着的声音同时相似,一个暴怒,一个温和。

梵寂得意一笑,梵天却面无表情的转头看向菱曳,眼中有着一丝丝委屈。

菱曳无辜望天,感叹,这就是青春啊。。。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