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二:监狱2】

小说:夏有乔木 雅望天堂作者:籽月更新时间:2019-01-21 07:04字数:133798

有人来看他?

是谁呢?爷爷?郑叔?舒爸?还是……她来了?

一想到有可能是她来了,夏木的心微微一紧,心里说不出来的感觉,想见她,又不敢见她。

他想见她想的发疯,可自己这个样子,若是被她见了,指不定她会留多少眼泪,他不想,总是看她哭,每次她一哭,他就觉得,那一滴滴泪水,像是硫酸一样,拼命的腐蚀着他的心,让他痛的想将身边的一切都打烂,让他痛的疯狂。

可,他若是不见她,她一定会胡乱猜想,自己是不是在怪她,猜想自己是不是过的不好,猜想,自己会不会被欺负……

那样的话,她会更难过吧?

还是……见吧,即使她会哭,那……那,至少,至少自己也看见她了啊。

夏木紧紧的握了下拳,跟着队伍往会见室走去,小铁门敞开着,夏木跨过门槛,明亮的玻璃

对面坐着一排早已等候的家属,夏木在人群一眼就找到了她,她抬眼望着小铁门的方向,一看见他出来,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立刻迎着他露出一个笑容,轻轻浅浅的,一如记忆里的一般温柔美丽。

夏木紧紧的看着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脚步慢了下来,迎着她的目光一步一步走过去,坐在她的对面。

他望着她,轻声的叫: “雅望。”

夏木的声音很轻,轻地像是怕稍微大声一点,她就不见了一般,他望着玻璃对面的那人,叫出他压在胸口,压了很深很深的名字。

舒雅望一直看着他,双眼微微泛红,咬着嘴唇,轻轻的答应了一声。

夏木没再说话,又变的和平日一样安静,其实他有好多话想对她说,很多事想关心。

可……

天生寡言的他,却不知如何问起。

还好,她早就习惯他的沉默,像往常一样,又是她先开口说话。也许这个世界上,只有舒雅望才能忍受他的沉闷,他总是沉默着,沉默着,而她却能在他的沉默读懂他的话语,他的答案。

就像现在,她告诉他很多外面的事,告诉他爷爷身体很好,告诉他,她现在心情很好,换了工作,换了生活的城市,她的心情很好,每天都努力工作,单位的老总也很器重她,同事也很喜欢她。她还告诉他,她现在的室友是他以前的高中班主任。

她轻浅的笑着,一点一点的说着她自己的事,她知道,这些都是他最想知道的。

而他,只是安静的听着,紧紧的看着她看,看她的笑容,看她说话时的表情,看她的每个动作。

她笑着说着身边的事,一副很开心的样子,可即使这样,夏木还是听出了不对的地方,他打断她,出声问:“唐小天呢?”

唐小天呢?那个她一直爱着的男子,那个她要托付终身的男子,为什么,她的言语里,一句也没有提到?

她的笑容慢慢僵住,眼里闪过一丝沉痛,撇开眼,不再看他。

而他却沉默的等待着她的答案。

良久之后,他听见她说:“我们分手了。”

他愣了一下,不相信的问:“为什么?”

舒雅望使劲的咬了咬嘴唇,然后说:“因为……因为我……”

她看了他一眼,不想继续说下去,可他却紧紧的盯着她,固执的想知道。

她叹了一口气,苦笑一下:“因为我……我很想你。”

他疑惑的看她。

她低着头,喃喃地,声音小得像只是在对自己说:“我很想你,每天吃饭的时候就会想,你今天吃了什么?每天和人说话的时候就会想,你有多久没有和人说过话了,每天起床的时候都会想,在监狱里每天都要干什么?要工作么?要上课么?夏木,我想你……真的很想你。”

舒雅望说着说着,眼泪就流了出来,她慌忙低下头来擦拭,长长的头发盖住脸庞,夏木的心又开始沉沉的痛,他多想紧紧的抱着她,为她擦干泪水。

舒雅望像是想到了什么“夏木,我送你的鱼呢?”

夏木抬手,将用红绳挂在胸口的鱼拉出来给她看。

她看着银色的小鱼,轻轻的笑了,她抬起头望着他说:“你好好收着,我等你出来。”

等他出来?

“这是什么意思?”他忍不住出声问。

舒雅望面颊微微红了,忍不住娇嗔道:“这都不懂……”

到最后,她也没说,这是什么意思。

只是光见面时说的那些话,已经给他留下了很多猜想,他知道,她在等他出来,他知道,她和唐小天分手了……

他们终于分手了么?他一直以为,他们一辈子都不会分手,一辈子都会那样相亲相爱的在一起。而,他只能站在一旁,默默的看着。

原本,他真的死心了,在他的眼里,世界上没有恋人能像唐小天和舒雅望那样相爱,每次唐小天在的时候,她总是很快乐,调皮的样子让人想捏捏她的鼻子,偶尔的娇羞让人移不开目光,那些表情专属于那个搂着她,一味宠爱着她的男人。

曾经,光看着他们在一起,都觉得,他们好幸福,幸福的让他连一丝一毫的可能都没有。

可现在,他有希望了。

在见到唐小天之前,夏木是这么认为的。

可,现在,也许她可能会属于她,也许,从那天开始,她等待的人已经变成他了。

会这样吗?

她是这个意思吧?

因为舒雅望的这次探视,夏木发呆的时候比以前少多了,每天也会跟着犯人们一起去上课,去参加劳动改造。

连209的狱友们都明显感到夏木的好心情,他和一开始来的时候不一样了,虽然还是一只安安静静的不说话,可感觉他这个魂回来了,有的时候他们在八卦的时候,猛然转头看他,会发现他也在默默的听着。

也因为他的关注,犯人们也开始接近他了。

老朱就笑嘻嘻的问他,那天来看他的是不是他女朋友啊?

老朱的问题一问出来,犯人们都嘿嘿的笑,凑着热闹说,肯定是啊,不是这小子能和活过来一样么?

夏木扭过头,没说话,可嘴唇却轻轻的抿起来。

女朋友?

从来没有人说过她是他的女朋友。

心头的这种感觉,真奇怪呀,甜甜的,痒痒的,说不清,道不明。

这样的感觉,一直维持到,第二次的探视。

他以为,又是她来了,可当他跨出小铁门的那一刻,却看见了那个男人,那男人穿着整齐的军装,深邃而有神的眼睛紧紧的看着他。

他不知道为什么,因为他的打量,莫名的有一种心虚。

他缓步走过去,沉默的垂着头。

玻璃对面的男人也沉默了半响,过了好一会,才轻声道:“夏木,你……”

可,也只是说了这三个字,他便再也说不下去,咬着嘴唇,撇开头去。

夏木抬眼望他,只一眼便知道他想说什么。

他一定是想说,夏木,你过的好不好?

他一定是想说,夏木,有没有人欺负你?

他一定是想说:夏木,对不起。

他就是这样一个男人,正直,善良,总是想承担一切的男人,他了解他,正因为了解,所以讨厌。

就是这样的唐小天,他胜不了,争不过,恨不得。

他不知道自己有多羡慕他,从小,他最羡慕的人就是唐小天,羡慕他有严明的父亲,温柔的母亲,知心的朋友,爱他的女孩,即使是现在,他也好羡慕他穿的那身军装。

他真的羡慕……

可是,他夏木的自尊不允许他如此羡慕一个人,不允许。

夏木沉默的扭头,深吸一口气,然后面对他,他了解唐小天,他知道,唐小天不想见自己,和自己不想见他是一样多的,所以他来看他,必然是有什么事了。而让唐小天心急,又和自己有关的事,那只有一个了。

“夏木,你知道雅望在哪么?”

果然,是为了她。夏木低着头,没说话。

“你入狱的第二天,她就不见了,给家里留了一封信,就这么不见了,舒爸舒妈急的都快病了。朋友也问遍了,都不知道她去了哪,所以我在想,她有没有可能来找过你?”唐小天满眼希望的看着夏木:“夏木,你知道雅望去哪了么?”

“我找她好久好久了,怎么找也找不到。”唐小天的声音几乎快崩溃了:“你能不能,告诉我,她在哪?”

夏木低着头,没说话。

他……不想,不想告诉他。

他害怕,一旦他找到雅望,那,那自己那小小的奢望,一定会破灭的。

雅望那么喜欢唐小天,那么的喜欢……

那么的喜欢……

夏木紧紧闭上眼睛,用力的咬着嘴唇。

唐小天看着这样的夏木,忽然了然了,他深吸一口气,站起身来:“不知道就算了。”

就在他转身的时候,他听见他在他身后轻声说:“我只知道她在w市。”

唐小天背对着夏木,没有动,只是轻声说:“谢谢你,夏木。”

说完,他急急忙忙跑了出去。

夏木默默的垂下眼睛,是啊,她如此喜欢他,所以,所以。这是她的幸福,他从来没有想过为了他的爱情,而牺牲她的幸福……

那不被需要的爱情,只能成为她的包袱,她的绳索,紧紧的压着她捆住她,让她无法快乐。

所以,告诉他吧,去找她吧,放弃她吧。

接下来的日子,夏木陷入一片混沌的状态:工作的时候不小心丢了锤子,将自己的手砸出一个老大的血泡;上课的时候,总是走神看着窗外;吃饭的时候,他的饭菜经常是一点都没有动过。

他的眼睛经常没有焦点地看着某一个地方,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面,没人知道他在想些什么。有些人,天生就有一种气场,能够不自然地将自己的小世界扩大。当夏木不说话的时候,209牢房里越发寂静如一潭死水,所有人都觉得好像胸口压着一块大石头,喘口气都困难。大家都不明白夏木怎么突然就像是回到了刚开始进来时的样子,谁也摸不透他的心里究竟藏着什么,连跟他说话都不会得到任何回应。久而久之,大家看他的眼光越来越带着几分畏惧,甚至害怕多跟他讲上一句话,怕他那天爆发的时候,正好是自己撞上。

老朱曾经问老许:“你说夏木最近为什么又变成那样了?”

老许点头,似有所思:“他失恋了?”

然后两个人一起摇头,失恋?不可能!上次来看他的明明是个男的,要来说分手也该是个女的。

最后老朱脑子转得快,他瞪大眼睛看着老许,不确定道:“可能是那个女孩的新任男朋友,替她来向夏木说分手的,女孩子嘛,脸皮薄。”

所有人都知道不对劲,但是谁也无法真正给出一个能让自己信服的答案。

这个男孩整日沉默,学习,工作,吃饭,睡觉,每一件事情都按照往日的程序走着,但是好像,有什么是脱离出去的。这个男孩,他的魂儿好像丢了。

夏木偶尔会抬头看一看牢房的铁窗,每天定时定点,都会有人那里经过。他会从开始有人走动就莫名地焦躁,一直到不再有脚步声响起了,他依然久久无法按捺这份焦躁。

她没来,她还是没来。心里有个声音在叫嚣着:“唐小天已经找到她了,他们已经在一起了!放弃吧!放弃吧!她从一开始,爱的就不是你!”

每当这些声音在自己心里一遍一遍回响的时候,好像有一根一根的钉子,扎进了他的心里,疼得鲜血淋漓,还有呼啸的风从其间穿过,留下空空荡荡的回响。他的心,疼了,空了……

可是为什么还是会留恋,还是会舍不得?总是一遍一遍回想那天她来监狱探望自己的场景,她说: “我很想你,每天吃饭的时候就会想,你今天吃了什么?每天和人说话的时候就会想,你有多久没有和人说过话了,每天起床的时候都会想,在监狱里每天都要干什么?要工作么?要上课么?夏木,我想你……真的很想你。”

她永远不会知道,她红着脸说等自己的那些话,曾经给了自己多少勇气和希望,曾经有多少希望,现在就变成多少绝望。每当他夜里做梦的时候,总是会梦见站在监狱门口等着自己的那个身影,最后站在她身边的却是另一个人。

梦境的最后,总是他在铁窗里,看着他们姿态亲昵,并肩远行……

他无数次从这样的梦境中惊醒,然后握着手中的银鱼,一声不吭的闷闷坐着,他又开始想她了。

六年,说长也不长,说短,却又好像无止境一般,每天每天都像身处黑暗,看不见头,望不见尾。

他没有刻意数过这六年的日日夜夜,也没有急切的想过出去,在他自己都快将外面的世界忘记时,有人告诉他:“夏木,你可以出狱了。”

他从阴暗却又晒得一丝光亮的窗边抬起额头,默默的看向预警,眼里并无太多悲喜,他永远是这样,波澜不惊,水火不浸。

他垂下眼,换了预警给他拿来的衣服,一步一步向着牢房外走去,狱友眼里带着羡慕的眼神望着他,他走到铁门外,回头看了他们一眼,垂下头没说什么,便离开了。

狱友老朱惊吓的叫:“那小子看我们了?”

老朱点头:“好像是看我们了。”

“靠,一起住了六年才第一次看我们。”

“他看我们什么意思?”

“不知道。”

“难道是想感谢我们照顾他这么多年?”

“……你想多了……”

“那他为什么看我们!”老许郁闷的对着夏木的背影叫:“喂!小子,出去好好做人,别再进来了!”

夏木走远的身影怔怔的停了一下,转过身来,如墨一般的眼睛望着他道:“保重。”

说完便转身离开。

老许愣了半响,过了好久才呐呐的说:“这小子比刚进来的时候更漂亮了。”

“靠,你太久没看女人了吧。”老朱鄙视了一句,随后不得不承认:“确实是个漂亮的孩子。”

监狱的大门发出刺耳的闶阆声,一直等在外面的舒雅望连忙放下手,紧张的上前两步,仔细的看过去,只见大门下面的小门被打开来,一只长腿迈了出来,一个消瘦修长的身影从门内的阴影中走了出来,他走了两步,站在阳光下,轻轻抬起头眯着眼睛望着湛蓝的天空。

舒雅望远远的看着他,他穿着宝蓝色的羽绒服,带着一顶棒球帽,原本漂亮精致的脸退去了少年的稚嫩变的越发俊美。

他像是发现了她的目光,眨了下眼,转过头来,望向她,他一如既往的没什么表情。

她看着牵动嘴角,温柔的望着他浅浅微笑。

他看见她的笑容,脸上的表情柔和了下来,轻轻的抿起嘴角,阳光下,两个人隔着远远的距离,遥遥的看着对方,相视而笑。

也不知是谁先举步上前的,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近,近到只有一步距离的地方停下,舒雅望抬头望着他,夏木长高了,也越发英俊了,可在气质上却没怎么变,他消瘦的俊脸上依然面无表情波澜不惊,他的双眼还是那么的深邃空洞幽幽暗暗,他的双眼下方依然挂着万年不变的黑眼圈,

舒雅望仔细的看着他,认真的打量他,她的唇角一直带着欣喜的笑容,可是通红的双眼里,却忍不住往下落泪。

夏木抬手为她擦去眼泪,舒雅望伸出双手将他的手拉下来,紧紧的握在手中,她低下头来看着,他的手变的结实而又粗糙,她磨蹭着他的手心,难受的哭出声来,他的手……

他那双漂亮细致到像是艺术品一样的手……

如今,满是伤痕和老茧,粗糙的和工地上的民工一样。

他到底吃了多少苦?

到底受了多少罪?

舒雅望使劲的搓着他的手,像是这样就能将他手中的老茧磨平一样。

夏木看着她的眼泪,心里轻轻的痛了一下,叹了口气,将手抽回来,一把拉过她,紧紧抱住,轻声地,无奈地安慰道:“别哭,明知道我最怕你哭。”

舒雅望抬手回抱住他,使劲的在他怀里点点头,哽咽的说:“我不哭,我不哭。”

舒雅望抱着夏木哭了好一会,终于平静了下来,她在夏木的怀里使劲地蹭了蹭,将脸上的泪水蹭干,扬起头来,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夏木,欢迎你回来。”

夏木抿抿嘴唇,眼里闪过星光:“恩。”

后记&序

出版书已经上市了,结局大家也看见了,有些人很不理解我安排了这样的结局。

可是,我却觉得,这个结局很好,真的很好。

这篇文是我换风格的第一部作品,以前我总是写着热热闹闹的搞笑文,忽然也文艺哀伤了一把,笑。

可,不知为什么,很喜欢这一部作品。

为什么呢?

因为我喜欢舒雅望,喜欢唐小天,喜欢夏木,就连曲蔚然我也喜欢。

我总是很喜欢文里的角色,想为他们赋予更多生命的色彩,想他们更加鲜活明亮,想他们更加完美,完美到令人记忆深刻。

夏木,他真的很完美,俊美的外表,正直的心灵,坚强的性格,骄傲的尊严,美好的爱情,我赋予他最完美的一切,我希望他能得到幸福,可最后,我却亲手抹杀了他爱情。

其实,我也不愿意,真的下不了手,写这结局的时候我拖了很久,不到五千字的结局,我写了半个月,我不愿意他难过,不想他受伤,我希望他能得到最完美的爱情,过上最幸福的日子。

可,我不得不让他离开……

因为,舒雅望不爱夏木,不,不是不爱,而是不完全爱,她爱唐小天,即使夏木让她感动,可她依然忘不掉唐小天。

夏木说:不爱唐小天的舒雅望,就不是舒雅望了。

这话是对的,舒雅望就是这样的人,深情到有些残忍,善良到有些懦弱,她爱夏木,却爱的不纯粹,她的爱带着勉强,带着报答,这些真是夏木不需要的,完美的夏木,他要的,是一份干净的完整的爱。

朋友说,她不喜欢舒雅望,比不喜欢曲蔚然还不喜欢,舒雅望让她深刻体会到一句话:“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她说完,我笑了。

有些无奈,却也有些得意,这篇文,恨的让人恨的要死,讨厌的让人不想见到,而喜欢的,又让人心疼不已。

夏木是骄傲的,他不愿意接受有一丝丝勉强的爱情,他不愿意委屈了舒雅望,所以他离开了,骄傲的转身,默默的后悔,可,放爱自由,让她幸福,本就是他最大的愿望。

再说说唐小天,可怜的唐小天从一开始离开便注定了错过,错过今生,错过来世,错过很多很多,如果,他没有去当兵,如果他早一些回来,那一切都会不同,他喜欢的那个女孩,一定会站在原地等他吧?可,这世界没有如果,错过便是错过,怨不得天,忧不得人,只能怪她们的缘分太浅,经不起曲蔚然这场暴风骤雨的袭击。

曲蔚然,在爱情的世界里,他可以说是个傻子,他不懂爱,不会爱,不削爱,却又渴望爱,他是个矛盾的人,他在军队里偷偷的注意唐小天,看着他的爱,学着他的爱,羡慕着他的爱,也渐渐的爱上了他的爱,当他最后祈求舒雅望爱他的时候,听到的只是不削的嗤笑声,一如从前,他不削别人的爱一般。

一直到死去那刻,他才恍然醒悟。

他错了,错得离谱。

他学会了如何用一颗心去装一个人,却没学会,如何让那个人得到幸福。

呃,不经意间,就说了这么多,呵呵,一篇文写完了,总是会有些寂寞,舍不得剧中的人物,特别是这样的一个悲剧,我总想将它推翻了重写,可小编不让啊!她总是高举着:爱他就要虐他的大旗,命令我爱有多深,虐就有多深!

于是我就虐成这样了。(委屈的拿着手帕擦着后妈的眼泪)

其实,我的潜台词就是:亲们要丢鸡蛋是话千万别砸我~我家小编在哪呢!(指——就是猫猫大人~~)

顶着锅盖逃跑的:籽月

另,唐七同学帮我写的序言,出版书里没用上,但是我很喜欢,贴上来给大家看看。

因为很懒,不爱动脑筋,一直喜欢看轻松快乐的文,但往往很多此类的文都太白,剧情不外乎是a爱b,但b爱c,看了就过了,再回想,脑子里什么都没有留下,权当轻松一下。可这篇文,却给我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就像一幅艳丽的油画,色彩分明,夺人眼球。

舒雅望,夏木,唐小天,曲蔚然,这文中的四个人,若用颜色来形容,

舒雅望无疑是白色,纯洁善良有着一些小缺点,却不影响她的美好,反而更加真实;

夏木,应该是蓝色,纯净忧郁别扭但内心坚韧;

唐小天,红色吧,阳光大男孩;

曲蔚然,毫无疑问,黑色,扭曲变态带着毁灭性。

在籽月的笔下,这个性鲜明四人,冲突着,对立着,矛盾着,碰撞着,不断的给文章带来精彩的看点。

特别是夏木和曲蔚然的性格对比,蓝色纯净,带些忧郁,黑色沉闷,带些抑郁,同样是两个童年都有经历的人,在性格上却有着本质的不同,夏木有他的骄傲,他对舒雅望的爱是守护,是心甘情愿的付出;

而曲蔚然不相信爱,却想舒雅望爱他,他的爱是毁灭,是破坏。

记得那日和籽月聊起这篇文,问她:“写这篇文的时候哭了没?”

她说:“边写边哭”,果然如此,文里的人物,作者在赋予他们生命的时候都投入了自己所有的感情,只有这样的作品,才会让读者感动且随着书中的情节给予了自己的喜怒哀乐,爱恨痴怨,期待着曲蔚然得到惩罚,期待着文中的雅望,夏木,唐小天有着幸福的结局,期待着雅望的选择,而雅望最终会幸福吗?又会选择谁给她幸福呢?是夏木?还是唐小天?然而,这样的选择题实在是太难了。就看籽月怎样给出答案了。

在看文章的前半部分,属于一气呵成看得痛快,而文章的后半部分,却是感觉痛苦,每看一章都在内心挣扎,要不要继续往下看?仔细想来,人生如此,没有一成不变的快乐人生,有些路,需自己走过,忍着痛,才能成长。就像一副好画,光是明亮的调子是不够的,还需要一些灰色调子来衬托。

幸福,究竟该是怎样的呢?或许就是经历了种种磨难后告诉自己,不放弃生活,不放弃自己;籽月的幸福呢是怎样的呢?

写到这里,忽然感觉,这应该是一篇最不象序的序了,索性,就当做一个读者的随笔吧。

一个普通的冬日下午,午后的阳光照进屋子里,晒得人微微的暖,抬头眯起眼,捧着一杯热茶,看看并不刺眼的太阳,冬天快过去了,春天也就来了。

读者:唐七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