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我喜欢刘慧慧

小说:噩梦之城作者:梦雨楼兰更新时间:2019-01-21 07:07字数:169092

她的呢喃声宛如梦呓,哈气吹得我耳根一阵发痒,身体的温度随之增高到即将燃烧,我的呼吸越来越粗重,身体也逐渐起了反应。

“张杨,你喜欢我吗?如果喜欢,我们可以马上就在一起。”

这句话像是导火索一般把我的热血瞬间点燃,我猛的双手翻卷而上把她搂在怀里,刚要进行下一步行动,楼下突然传来一阵摩托车的咆哮声,李享他们回来了。

刚刚提起的兴致被打断,我只好尴尬一笑,不情愿的松开了她的身体,同时暗骂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没定力了。

我说:“额,那个时候不早了,我先回去了。”说完赶忙起身冲出房间向外面跑去,我怕自己后悔。

我来到小楼下点着一根烟,正好迎上李享他们。

我问:“你们今天去哪了?怎么现在才回来?”

李享把头盔夹在腋下整了整发型。

“我们本来打算出去兜一圈就回来,结果半路上碰见**的交警了,说我们超速,直接把我们抓到局子里去了。在那里蹲了一天才放我们出来。说来也奇怪了,也没罚钱,也没扣车,就这样把我们放出来了,你说他们是不是有病呀”

如果说之前我对李恒还保持怀疑态度,那么现在已经可以确定,这一切都是他设计的。如果不是他,这偏僻地方哪来的交警。

我说:“你们还没吃饭吧?刘阿姨给你们留着饭菜呢,我跟你们一起过去吧。”

几人点头同意。

来到员工餐桌,每人手把一瓶啤酒,边吃边喝。

王宁道:“唉?对了,今天你和大小姐不是去结婚了吗?结果怎么样了?跟兄弟们说说呗。”

我苦笑一声:“有特么什么好说的,今天简直就是一场闹剧。咱们都不在,酒楼被人给砸了。”

脾气最直的邹凯一拍桌子怒声道:“谁这么大胆子啊,敢来这闹事”

我把大致经过说了一遍,他们听完个个眉头紧皱,李享问:“你当时应该跟着那个刑警队长去警局,看他怎么处置那两个人。这件事不简单呐。”

现在说什么还为时尚早,况且这事儿也不关我什么事情,反正有葛翔天顶着呢,爱咋地咋地吧。

我说:“这两天都消停点吧,以免再发生类似的事情。还有呆着没事多到酒楼里帮帮忙,刘阿姨对咱们都很照顾,能帮她干点就帮她干点,总不能整天吃闲饭。”

“哟,张杨同学,你还没过门呢就开始使唤起我们来啦?这可就是你的不对了,兄弟们在一起吃了这么多苦,你总该让兄弟们喘口气,歇歇脚才行吧?我看你也不像那种见色忘义的人呀?”

我这才发现刚才的话确实有点不对味,想改正吧,他们肯定会再奚落我一番,算了,爱怎么想怎么想去吧。

吃过晚饭,我们各回各的房间睡觉。

第二天一早,这帮孙子确实都去酒楼里帮忙了,洗菜,刷盘子,擦地,忙得不亦乐乎。没过多久,葛翔天开着车回来了,沫莎跟在他身边。

按惯例,我们再次来到专用包间,吃喝得差不多了葛翔天开口说道。

“昨天发生的事情我已经查清楚了,确实是齐大志派人干的,这笔账我迟早要和他算的。还有那个叫李恒的警察,以后少和他接触,他也不是什么好人。”

我问:“葛叔叔,那慧慧的婚事?”

本来我以为经过这件事以后他会改变主意,却不料不但没改变主意,反而态度更加坚定了。

“慧慧的事就不用你管了,齐大志虽然心胸狭窄了一点,但本质上不坏,慧慧如果嫁给他不但能板板他性子,还可以增进齐葛两家的友谊,如果我们和齐家联手,那在这个城市里,娱乐界就是我们的天下了。当然,你们可能很看不惯我这种做法,不过无所谓,总会有一天她会感谢我的,如果他父亲还在肯定也会这么做。”

我突然变得暴躁起来,声音提高了几分。

“那你想过她的感受吗你这是在强迫她的意志”

葛翔天的脸一下子冷了下来。

“张杨请你注意你的身份你是在质问我吗”

我毫不理会他的话,继续吼道:“她已经没了父亲,没了哥哥如果再没有了自由,她会疯掉的你这样做对得起葛南征吗”

听到葛南征三个字,葛翔天脸色一片铁青,咬着牙从嘴角挤出几个字:“张杨你,找,死”

他的声音刚落,沫莎突然冲到我面前对着我脑袋就是一脚,猝不及防之下脑袋直接撞在了桌子上,疼得直冒冷汗。

“张杨给你给我听好了我葛翔天做事不需要别人指点如果再有下次,你自己看着办”

说完带着沫莎转身离开了。

我忍受着额头上传来的疼痛,拳头死死的攥在一起,葛翔天这个王八蛋竟然连自己的亲侄女都要利用,真不知道他到底有没有人性

李享等人面面相觑,过了好久才说:“张杨,你刚才真是太鲁莽了,咱们的小命都掌握在他的手里,只要他愿意,咱们随时都会进监狱。就算是为了兄弟们,你千万不要再做傻事了。”

我抬起头对他怒声道:“你知道个蛋老子就算是死也不能让刘慧慧嫁给那个王八蛋如果你们怕受连累大可以离我远点有多远滚特么多远”

我都不知道当时自己是怎么了,一想到刘慧慧蜷缩在我怀里抽泣的情景,心就像被什么东西扎了一下,而且她的音容笑貌不断在我脑子里响起。

“滚呀你们都给我滚”

我一探手把桌子掀翻,吓得他们全都灰溜溜的出去了。

我一屁股瘫坐在椅子上,我发现,我喜欢上刘慧慧了。

房间里发出这么大的动静,没过多久房间门开,刘亚茹走了进来。

她并没有因为我把桌子掀翻而生气,只是轻声问道:“出什么事了?”

从她的脸上,我看到母亲的慈祥,只有她才是刘慧慧最亲的人,也只有她才不会利用自己的女儿。

我平复一下情绪说道:“刘阿姨,我没事。”

她来到我身边扶起一张椅子坐下,嘴角挂着一丝微笑。

“其实你不说我也知道,你是喜欢慧慧的,对吗?”

...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