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 水落石出

小说:主权者作者:同舟共济更新时间:2019-01-21 07:03字数:341699

  果然,年初四后面那些事情,是李坤在捣鬼。

  看着偷笑的李坤,余润清摇了摇头,当初这小子找着父亲了,这小子不肯说具体的情况,自己也没逼迫他,现在看来自己当时还真是有些傻。

  李坤的亲生父亲,居然是当官的,而且官还不小。

  用李坤的说法就是,他是当官的,他们一家都是当官的!

  **流落民间这狗血故事,居然还真的被余润清给遇着了,而且还应在自己身上,这能不让他唏嘘嘛。

  原来,李坤亲生父亲还真是一红二代,只是十年特殊时期,这红二代比较背,在下乡插队的日子里,和人打架打伤了脑袋。

  脑袋伤了后失去了原来的记忆,后来又和同伴走时,稀里糊涂坐火车从北方来到了江陵。此人虽然失去了记忆,但学识技能倒是没忘,到江陵住下后无意中帮了李坤外公,当时李坤外公还是公社里不大不小的头,就想办法给他弄了个身份。

  长相俊朗,又有学识,此人不久就和李坤母亲好上了,后来生了李坤,一家倒也和和美美,日子倒也过得滋润。

  本来可以过上幸福美满的生活,却在李坤5岁时破碎了,此人去和村里一伙人去江都,在回来的在火车上,为保护包给李坤娘买的礼物,和一小偷打了一架,被小偷推下火车。

  诡异的是这人跌下火车后,从此就失去了踪影。

  铁路部门专门成立了专案组,李坤娘一个人沿着铁路来回寻找了三四个月,可都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后来这事情就不了了之了,从飞驰的火车上被人踢下去,不死也会脱层皮,众人觉得肯定是死了,至于没找着尸首,估计还是被什么野物给吃了。

  六七十年代的江南,在火车途径的山岭中,野狼和山豹还是能见踪迹的,甚至还能见着老虎和金钱豹。

  没想到去年年底,居然有个男人来找李坤他娘。

  见着这男人后,李坤娘当初就晕了过去。

  事情也真是戏剧化,李坤这父亲原来也姓李,叫李斌,他们李家老爷子还是大名鼎鼎的人物,平日里也就只能在电视和广播里看到听到他的名字。

  原来,李斌被小偷踢下火车后,当时落在一碎石堆上,因此才并未摔死,不过头狠狠的撞在了石头堆里,脑袋有被撞坏了,居然回到了原来的记忆中了。

  也就是说,他记得了以前的事情,却忘记了这几年在江陵的事情。

  虽然恢复了以前的记忆,记得了以前事情的李斌,但他此时脑子混乱得一塌糊涂,整个人有些神经分裂的味道,稀里糊涂的爬上了一辆运煤的货车,然后在煤堆里就睡着了。

  等他醒来后,他已经到了GZ。

  好在在煤堆里睡了一觉,他的脑子好了很多,故此到GZ后,找上了自家在GZ的朋友,调养了几日这才会京城。

  这其中的几经波折,李家的欣喜这里就不讲了,反正李斌自此就过上了他王子般的生活。李斌本受过良好的教育,在军队、政府部门都锻炼过,他回到京城时已经是八十年代,李老爷子刚刚复出手握大权,李斌自然也得到了很好的安排。

  或许是为了补偿儿子这些年吃的苦,李老爷子给李斌的路铺的非常的扎实,加之李斌吃过无数的苦,懂得了常人难以明白的人情冷暖,因此迅速适应了官场生活,从县长开始十多年一步步走到了封疆大吏。

  这些年来,李斌一直试图回忆那段时间里自己到底怎么了,虽然总觉得有些什么东西埋在心底,但就是一直想不起丁点信息,慢慢的也只得作罢。

  这也是李坤母亲一直找不着他的原因,李斌也无法去找李坤母子的原因。

  随着年龄的增长,李斌不得不娶妻生子。

  虽然仕途一帆顺风,家庭也算和睦,但对于李斌来说,总觉得有什么事情藏在他心里。大约几年前,有一个风雨交加、雷鸣闪电的夜晚,他一个人做噩梦惊醒,头疼欲裂的突然想起自己以前结过婚,还有孩子。

  只是他不知道妻子和孩子在哪里。

  事后他虽然派人去调查过,却一无所获。

  因为他摔下火车后到广州那段记忆,早已经模糊不清,不记得是从哪里爬上运煤车去的广州。

  至于去年找到李坤母子,那却又是另有机缘,这里就不在描述了。

  找到父亲当然高兴,可当李坤得知父亲还有老婆,还有个妹妹时,这情绪就不高兴了。

  余润清年初四去江都找他,正是他那个父亲来看他们母子。

  当时李坤还没想好是否要接受这个父亲,因此也就没将这些情况和余润清说。

  “你,你,你……”

  余润清听李坤讲述这个故事后,指着他是骂也骂不出,说别的也说不出。

  “我不是诚心骗你。”李坤知道自己错了,连忙转移话题,“黄国松也不敢找麻烦了,钱的问题也基本解决了,不过销路的事情,还得张大小姐自己想办法啊。”

  余润清瞪了李坤一眼,心想这事情慢慢和他算账,现在确实要想办法解决江南药堂药品销路的问题。

  “搞保健品?”余润清再次提起自己的想法。

  搞保健品这个想法,其实是余润清读大学时候的一个想法。

  在大二时,他曾在某知名保健品公司兼职过。

  当时这家公司江南省分公司的老总,是江南大学前学生会主席,余润清和他关系还可以,在他公司里兼过几个月的职,一个暑假都跟着他跑市场,做策划。

  仅仅2年时间,余润清这位前辈就将这个保健品,在江南省的销售额做到了8亿元,自然是赚得满盘满贯。

  因为兼职了几个月,又是一只跟着老总,因此余润清对这个知名保健品的成分、市场运作方式等一清二楚。

  这个背广告宣传得无所不能的保健康,实际上就是一些滋补类的中成药,然后配上一个响亮的名字,以及夸张的宣传。

  余润清那时候想搞保健品,也和那位师兄有关,这位师兄赚了钱后,看江南省并没有出名的保健品,就琢磨着自己也搞一个。

  为了这事,余润清还跟着师兄到京城、SH市等地跑过一圈,找一些中医和科研院所接触过,自然是要找一个合适的配方,当时师兄想弄个什么宫廷配方,然后搞个大型的什么鉴赏仪式……

  后来师兄出事情,这事情就不了了之了。

  现在余润清想起这事,觉得是解决江南药堂的最好办法,特别是现在有李坤这张底牌,余润清觉得只是和周茂斗斗,还太没味道了,如果在斗斗的同时,还能创造一个商业神话那自然是最好不过。

  当然,这也是余润清一点私心,因为他想让自家的兄弟姐妹都过上富足的生活。因为余润清的这个设想,能让余家正大光明的称谓富翁。

  “不错,蛮好。”李坤听余润清说完自己的设想,觉得这主意不错,李坤也到师兄那保健品公司兼职过两个月,觉得这事情靠谱,“他娘的,我们明天就干!”

  “你先说说,你是怎么折腾我的。”余润清见李坤答应了,马上就逮着这小子。

  “周茂那**,给我打电话。”李坤无法,只得复述年初四那天晚上的事情,“让我弄钱来捞你,而且还说就算捞出来了,这辈子你也就只能在家种田了…”

  原来是周茂这小子给李坤打了电话,余润清之所以没怀疑李坤,一来是觉得他没这个能力,二来是开始并没人通知他,他不可能无故知道这事情,原来是周茂给他打电话了,那这事情自然就清楚了。

  既然知道了李坤的亲生父亲,那晚能那样动作就没一点惊奇了,这对于他们来说算不了大事。

  原来是这样,总算水落石出了。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