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 苏云珊和宁染

小说:甜心会长很傲娇作者:浅水之夏更新时间:2019-01-21 07:07字数:381125

(苏云珊)

当我打开门看见站在门口的邮差时,我愣住了。拿着他递过來的邮件,我看到信封上戳着纽约两个字时,我大概猜到了这封信是谁寄过來的。

高中时的记忆再次浮现在我的眼前,让我思绪万千。签了名,关上门之后,我坐在沙发上细细的品味这过去美好的记忆。

柯思铭!

那位不管做任何事情都一板一眼却又让我为之着迷的男人,也是让我付诸初恋的男人。

还记得被南宫维夏叫去天台谈话的之后,我回到了柯思铭的房间。当我们两个人围在桌前吃饭的时候,我小心翼翼的问道:“铭,你有沒有事情瞒着我?”

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问出这样的问題,总之当时我真的是害怕死了,因为我害怕柯思铭会对我说谎。

“沒有!”

他的话几乎是毫不犹豫的脱口而出,让我不得不开始动摇,怀疑他是否真的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后來,我花了一年多的事情想明白了。他真的沒有骗我。

只是他觉得南宫维夏的那件事沒有必要对任何人说,除此之外,他并沒有什么事情可以骗我的。

他走了!

一年多前因为南宫维夏的一句话,他离开了梵聖学院。

当我知道这个消息追出去时,他却像什么事情都沒有看到似的开车带着南宫维夏离去。

在他离开的那段时间,是我最难过的那段时间,直到我生日那天他站在我面前手捧着蛋糕,说“生日快乐”时,我的世界才重新被点亮。

现在,我翻來覆去的看着手中的信件,在心里犹豫着是否应该将信件拆开來好好看看时,玄关处传來了开门的声音。

大门被从外面打开了,身穿大衣的柯思铭被冬风吹得双颊通红,发梢上夹着些许白雪。

我放下手中的信件,朝他跑了过去。在他换鞋的时候,我帮他把风衣脱了下來,拿进了房间里。

“为什么今天又这么晚下班啊?”

“沒办法啦,学校有一大堆会议要开。”

听到柯思铭一板一眼的声音,我笑了。一年前,他离开的时候我以为这辈子再也见不到他了,可是在半年前他突然出现了,并为我带來了最美好的生活,让我不得不感谢南宫维夏让我体会到了失而复得的珍贵。

为柯思铭倒了一杯热水,我将信递给了柯思铭,说:“南宫小姐來信了。”

听到是南宫维夏的來信,柯思铭立刻放下了手中的水杯,然后迫不及待的拆开了信件。

也难怪柯思铭会在听到南宫维夏的名字时会肃然起敬,这是南宫维夏第一次给我们寄信,当然以后还有好多好多次。

信上写了一些很普通的事情,关于她和她爷爷平静的生活,以及她考上了纽约的一间著名的大学。

上面还写了她跟千羽凌交往了,林诗如和苏乐也考上了她考的那间大学,他们继续着高中的友情和爱情,一切的一切都十分和睦。

柯思铭去了b市的一所重点大学里当教授,而我也考上了他上班的那间大学,只不过是不同的学院,不同的专业而已。

我靠在柯思铭的肩膀上,和他一起阅读着南宫维夏的來信。

信很长,写了枢晨的死,写了张希菡的执着与放弃,还写了林诗如和苏乐的甜蜜与美好,更写了她和千羽凌的心动和喜怒哀乐。

我和柯思铭看着信里的内容,时而发笑,时而沉默,时而触动,时而难过,但是我们都彼此紧挨着。柯思铭有的时候会很有男子气概的安慰我了,伸手轻轻的拍着我的肩膀,问我要不要喝水,而我也想到配合的告诉他时间不早了,我要去做饭了。

我们一拍即可,放下早已看完却仍旧在回味的信件,两个人一同去了厨房准备我们中午的午餐。

不管怎样,我们都喜欢南宫维夏幸福,也希望她身边的人幸福,当然我们更希望我们两个幸福,就这样一直一直的都下去。

**********

(宁染)

五月,是东京最美丽的一个月份,整座城市里都能闻到樱花的淡淡清香。放眼望去,很多地方都被淡粉色点缀的令人心动。

我奉父亲大人和母亲大人的命将去完成一些工作,在回來的路上,天空中就好像下起了樱花雨似的,让我忍不住停下了脚步失神的望着眼前的一切。

总是会在这个时候,总是会在这美好的时候让我想起远在纽约的南宫维夏和林诗如。

不知道她们过得好不好?是否还在记恨我过去的幼稚无知?

好想她们,从我回到东京之后,我就一直好想她们,好想好想见她们,然后跟她们一起欣赏这在风中纷飞的樱花雨。

还有那个男生……

那个一颦一笑都牵动着我心绪,让我甘愿为他做任何事情的男生。

他现在还过的好吗?

想到这个问題,我就忍不住想好好的自嘲一番。像他那么优秀帅气的男生,恐怕无论走到哪里都会过的很好吧?

时间已经过去了两年了,现在也不应该在称上官简逸也为男生了吧?应该叫他“男人”了才对。

我不知道他现在究竟有着怎么的姿态,身上散发着怎么样的气质,但是我想他应该是那种穿着裁剪得体西服,举手投足间都透着霸气的男人吧?

“呵呵呵呵……”

脑补着上官简逸帅气的一举一动,我忍不住笑了出來。

嘛~不管怎么样,我已经离开了那座城市,离开了那些人,如今在怎么去想象当时的人和事,脑补现在的他们,恐怕也无济于事了吧?

帮父亲大人和母亲大人办完事情之后,我也差不多应该回学校了。

学校的樱花更美,校园里随处可见樱花树,自然樱花雨也不过是平常之事,可即使在平常也能让我情不自禁的停下脚步失神的看着眼前被粉色蒙蔽的一切。

“哇~那个男人好帅耶~”

听到女生们花痴的尖叫声,我无奈的在心里哀叹了一声。

果然,这个世界上的花痴都一样吗?

回过神,就在我准备迈出脚步的时候,身后响起了蹩脚的日本话。

“哟,哦哈呦!”(你好呀!)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我不能自控的停下了脚步。

当我着急的转过头时,我看到上官简逸正站在离我不远处的地方双手叉腰笑看着我。

这一刻,我慌乱了。

这个无数次出现在我脑海中牵绊着我回忆让我走不出现实的男人怎么会突然出现在日本?

他真的就像我想象的那样,身穿裁剪得体的黑色西装,脸上带着戏谑的笑容,整个人散发着独属于男人的刚毅。

我有些害怕这单纯只是我的幻觉,所以我不敢挪动我的脚步,因为我怕我一走近,眼前的海市蜃楼就会随着我的脚步后退。

春风轻轻一吹,不仅吹落了周围的樱花,还扶起发丝挡住了我眼前的视线,当上官简逸消失在我眼前时,我慌了。

匆忙拂去挡在我眼前的发丝,等我再妄图去寻找上官简逸的身影时,他已经站在了我一步之遥的位置。

“喂,我可是费劲了进了九牛二虎之力才作为交换生來这里的耶,你就不能表现的期待一点?”

愣愣的望着满脸笑意的上官简逸,我的眼睛湿润了。

为了不让上官简逸看出我的窘迫,我别过头,丢出了一句话:“你的日语说的这么难听,居然还能作为交换生來这里?该不是走了后门吧?”

谁知道他毫不犹豫的反驳了我一句:“喂!我只是想飙一句大阪话吓吓你而已啦。谁知道学的一点都不像。”

沒想到上官简逸会找这么个无厘头的借口來为自己辩解,让我忍不住笑了出來。

“神经病!你來这里关我什么事?”说罢,我转身离去。

我不知道上官简逸來这里是想做什么,但我还沒有自信到会认为他是专门为了我才來这里的,毕竟他一直喜欢的人是南宫维夏不是吗?

他很喜欢她,喜欢到可以利用我去报复白玥菲,这样的他又怎么会专程为了我才來这里呢?

如果我想的太理所当然的话,那就太自我侮辱自尊了。

就在我转身离去的时候,上官简逸突然抓住了我的手。

“当然关你的事!”

他的话让我如同触电般的颤抖了一下,当我转过头看着他时,从他脸上看到严肃郑重的神情,这是我第一次从他脸上看到这么认真的表情。

“我花了两年时间來爱上你,你是不是应该说点什么?”

周围的樱花雨好像静止了,不不不,好像全世界都静止了,我的眼中只有上官简逸郑重的表情,耳边不听的徘徊着他刚才对我说的那句话。

他说……

他爱上我了?

就在我发愣的时候,他将我拉入了怀中,同时在我耳畔呢喃着:“宁染,我们去纽约看望南宫维夏和林诗如吧?因为我,你失去了她们,所以我想弥补我之前所做的一切。”

世界真的静止了!

听到上官简逸的话,我总感觉心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像瀑布一样的倾斜了出來。

伸手反抱着上官简逸,我控制不住的哭了出來。

该死的,为什么我会哭?

在上官简逸面前哭,简直太丢人了!

可是,我还是难以停下自己像鬼哭狼嚎一般的哭声,真是……

难听死了!

(全剧终!)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